《(奥涅伊洛斯X修普诺斯 塔修) 替身》凌霜530 ^第18章^ 最新更新:2018-05-12 19:52:38 晋江文学城手机版

在看到那个护在自己跟前的银色身影时,本已昏昏沉沉,快要失去意识的修普诺斯如遭雷殛一样的猛然清醒,那熟悉的身影!那熟悉的感觉!是达拿吗?是他吗?

不…达拿又怎会在这里出现?他起初实在不能相信,这或许只是临死前的幻象吧?然而,在听到那把声音,在他把自己抱进怀里,在他看清了那张即使久违了,但却永不会忘记的脸庞时,他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做梦!

‘修普!是你吗?真的是你吗?’抱着他的达拿都斯也如置身梦幻中,起初听到米诺斯告诉自己,军里有个跟修普一模一样的人时,自己也是高兴得不能相信,还深怕那个人不是自己的哥哥。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,好不容易的偷偷潜入了俘虏劳役的地方,听到几个士兵正在围殴着一个金发青年,快要把他打死时,他也顾不上那个到底是不是修普,立即不顾一切的挡在前面,把那鲜血淋漓的身体拥入怀里。虽然已是阔别多年,而且因为饱经风霜,修普诺斯的模样早已大有改变,金色的眸子已失去了神采,金色的发丝也失去了漂亮的光泽,但他们兄弟情深,只是一点点改变又怎会令他认不出他最爱的哥哥?然而,他还是不能相信,他已失去修普的音讯多年,这突然其来的重逢,实在令他有点措手不及,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了,只是,那亲切的感觉,那熟悉不过的体温却告诉他:这不是梦!是真的!他和修普真的重聚了!

修普诺斯抬起头,看着眼前这张带着刚毅□□,既熟悉又有点陌生的脸,惊讶的几乎不能言语:‘是我…达拿…’

‘修普…’拥着阔别多年,无时无刻也牵挂思念的哥哥,若不是怕他和修普的关系败露,会对修普不利,达拿都斯已恨不得立即吻上他的唇,与他缠绵拥吻。看着身受重伤的哥哥,他又是心痛又是怜惜,坚定的安慰他道:‘我会带你离开这里的,相信我!修普…’他说着把修普诺斯交了给自己的兄弟拉达曼迪斯,向着刚才毒打修普诺斯的那几个士兵走去,即使敌众我寡仍是无畏无惧,目光如炬的与他们对视着。

士兵们都被他的气势吓倒了,一时间不敢轻举妄动。他们当然知道这个是什么人,达拿都斯骁勇善战,屡立战功,他们早已有所听闻了,这个男人连他们的军官也忌惮几分,他们明白,他绝对是不好应付的,但又碍于面子不能退缩,硬着头皮向他出拳,却被达拿都斯轻易接住了,他的身手之快,在他们还没看清他的拳脚之前已中招倒地,面对这几个差点夺去哥哥性命的禽兽,一向头脑清醒的达拿都斯一时亦失去了理智,并没有理会在军中私自打斗的后果,凶狠的拳打脚踢,一心只想着要替哥哥报仇,那几个人都被打得落花流水,跪地求饶了,他还是继续疯了似的追打,若不是拉达见到情势不对,怕他真会弄出人命出言劝阻,那几个人恐怕就这样被活活打死了。

‘达拿!别再打了!搞出人命的话,会惹来麻烦的!’拉达曼迪斯向着他嚷道:而且修普诺斯受了重伤,我们还是带他回去治疗吧!’

拉达的话一言惊醒了失去理智的达拿都斯,本来恨不得把眼前这些人撕成碎片,但拉达说得没错,若出了人命的话,自己受罚不打紧,他只怕会连累修普诺斯,于是停下手来说道:‘回去告诉你们的军官,我的部队不够人用,要向他借几个人过去,这个男人,还有他的几个同伴,我全都要带走!’

虽然心有不甘,但奈何力量不及他,那几个士兵只能眼巴巴看着他把人带走,心里不忿的说道:‘这个目中无人的混蛋,你会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的!’

达拿都斯坐在修普诺斯的床前,细意的替他包扎伤口,每一下都小心翼翼的,深怕会弄痛了他,可是即使如此,还是避不开那密密麻麻的伤口,达拿都斯替他上药忍不住剧烈颤抖,从小开始便已如珠如宝的爱护着的,从不能容忍受到一分伤害的哥哥,竟为了找寻自己弄得遍体鳞伤!听说他还差点被…一想到这里便怒气难抑,恨不得把那些胆敢伤害修普的禽兽碎尸万段!

‘军队里的生活不是说笑的!你为什么不想想自己能否承受得了?还有!人们都是千方百计的逃避当兵,哪有像你一样送羊入虎口的?’听着修普诺斯细诉这段日子的经历时,达拿都斯只感到心痛如绞,情难自己的骂了出来:‘为什么要这么傻?即使当兵了也不一定能找到我啊!万一我没有出现,你刚才已经没命了,你知道吗?’

即使语气严厉,看似是责怪哥哥,可是此刻的达拿都斯更是痛恨自己,若不是自己所托非人,把一切都交给那个可恶的白礼,修普便不会为了找寻自己吃了这么多苦;若不是自己没用被捉到军队了,修普也决不会甘愿冒险从军,弄至伤痕累累。都是他!是他害了修普!这一切都怪他!

修普诺斯从没见过弟弟对自己这样凶,可是他并没有怪他,他明白的,他只是心痛自己吧!于是笑了笑安慰他道:‘我那时也没想到那么多,就只想到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见到你,不过当兵也没什么不好的,这令我变得更坚强,我已不想象从前那么脆弱了,我不想再成为任何人的负累…’

‘什么负累?我不许你这样说自己!’达拿都斯有点不悦的打断他道:‘你是我最珍视的人,绝不是什么负累!’

‘你也一样呢!达拿,为了再见到你,什么危险艰难我也不会害怕!我们今天能够重逢,证明我当初的选择是没有错的,虽然是挨了很多苦,但这也能令人更顽强啊!再说,为了你,这些都是值得的,所以我绝不会后悔!你也不需要为此责怪自己!’

达拿都斯怔怔的看着修普诺斯,是的,他的哥哥表面看来还是像从前一样善解人意,不过,他的心,却在不知不觉间变得更坚强了!从前体弱多病,柔弱温顺的他,现在即使弄得一身伤痕,在上药时也没有哼一声,还能跟自己谈笑自若,就像丝毫不感到痛楚似的!而且军里生活艰苦,他能挨到现在实在绝不简单,或许如他所说,是自己给了他动力,让他无畏无惧的克服这一切吧!

‘对不起,我刚才语气太重了。’达拿都斯轻轻叹了口气,扶着修普诺斯躺下来休息:‘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我只是…’

‘我明白的,达拿…’修普诺斯笑了笑:‘我们是密不可分的孪生兄弟啊!即使分隔了多年,还是最了解对方的,你心中在想什么,难道我会不清楚么?’

‘你说的那个一直帮助你,叫法拉奥的少年,我也已把他带回来了,另外我再带了一些人过来,希望这不会令他们起疑心吧!我始终怕这一着会连累到你。’

‘你是为了救我出来才这样做的,又怎能说连累?我们好不容易才重聚了,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,以后不管怎样,我们也要生死与共,再没有什么能分开我们!’修普诺斯坚定的答道。

‘这个当然!’达拿都斯轻轻磨蹭着哥哥的脸,把他拥有自己怀里:‘已很久没试过这样向你撒娇了,虽然我们已长大了,可是我还是很怀念小时候的一切…’

‘我也一样呢!’修普诺斯享受着弟弟这充满温情的动作:‘以前在孤儿院时,我们就是这样相拥而睡,有时还会聊天聊到天亮呢!只要这样,即使是外面下着大雪,也不会感到冰冷。’

‘是的…哥哥…’达拿都斯沉醉的感受着这久违了的,属于修普的体温,拥着自己最心爱的,差点要永远失去的人,这些年来都保持着坚毅强硬的眼神,再次流露着只有面对兄长时才会有的柔情。

发表回复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.

*
*
You may use these <abbr title="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">HTML</abbr>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