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(宙斯X修普诺斯神话背景)此情可待 (作者: 北冥光 凌霜)》凌霜530 ^第8章^ 最新更新:2013-02-24 18:31:17 晋江文学城手机版

达拿都斯实在不放心哥哥。他在冥界的时候一直也在打听着修普诺斯的情况。他听说哥哥的未婚妻居然被许配给了赫尔墨斯,这算什么情况?!真是教他摸不着头脑。他想莫不是哥哥出事?内心十分的着急。哈迪斯看着达拿都斯每日心不在焉的,知道他是在担心哥哥的安危,于是提出要和他一起去天界探探情况。

“卿与朕私下里如同兄弟一般。此时卿的哥哥有难,卿说朕岂有不帮卿一把的道理?”冥王的眸子带着笑望着有些不敢置信地达拿都斯。“那我们?”他觉得有些好笑,他看起来就这么不像是会去救属下的哥哥的君王么?尤其达拿都斯还是他最得力的下属和兄弟。“卿还不快准备准备?”

“大人,我不认识修普诺斯大人啊。”“我也不知道啊大人,您问别人吧。”“不好意思…”他问过一个又一个答案。无非都是些不知道的。偌大的奥林匹斯叫他去哪里找哥哥?他急得只想跺脚。哈迪斯拉住了他:“卿怎么一急起来就乱了方寸。今日朕与卿前来就势必会打探出卿哥哥的下落的。”说话间后面就有人叫住了哈迪斯。“冥王陛下?”

哈迪斯回头,此人正是贝瑟芬尼的母亲德墨忒尔。“德墨忒尔?”德墨忒尔显然也很是吃惊,“陛下您怎么上这儿来了?”她朝后张望着,“不是贝瑟出了什么事了吧?!”

“你多虑了。”哈迪斯摇摇头“贝瑟芬尼很好,我这次来是为了修普诺斯。你可知道关于他的事情?”德墨忒尔自然知道修普诺斯的事,这事在天界传得沸沸扬扬,说是本来被追杀的睡神进了内宫,反正不是什么好话。这事估计那个修普诺斯还不知道,宙斯可是严令禁止过谣言,所以现在要是问起修普诺斯的下落,别人只会说不知道。德墨忒尔觉得还是和哈迪斯说一声的好,毕竟是自己家人,偷偷的说应该没有关系。她拉过哈迪斯在他耳边轻轻道:“据说那睡神一直由神王陛下亲自看管着,说是囚禁,待遇却不差。陛下据说好吃好喝地供着那睡神呢。”

是这样?哈迪斯有些汗颜,怎么和达拿形容的有些不一样,他不是说他哥哥落在宙斯的手上生死不明么?

别了德墨忒尔,哈迪斯决定亲自去找宙斯询问一番。达拿都斯好奇地问他:“陛下,德墨忒尔和您说了什么?”

果然,虽然人前都说不知道修普诺斯的下落,一路走来,哈迪斯却能听到许多背后的闲言闲语。他倒是很惊讶,一向冷漠的弟弟居然会放过一个惹怒他的人,还留在自己的寝宫里?周遭神祗们的非议全被这冥王听了进去,哈迪斯决定还是不要告诉达拿都斯的好,省的他冲动得罪了众神之王。但是看来修普诺斯在这里真是过得不错。不但没有生命危险,反而还每日和宙斯一起处理朝政,俨然成了自己和达拿的翻版。

“大哥?今天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?”宙斯倚在王座上看着冥王步入大殿,慵懒却霸气尽显。

“不为别的,我听说修普诺斯在你的这里,特和达拿都斯一起来问你要人。”哈迪斯也不遑多让,他直直地与宙斯对视着。一袭黑色的衣衫让温暖的大殿也显得有些凉意。他的背后,死神达拿都斯也咄咄逼人地看着宙斯,对他而言,哥哥就是一切,如果哥哥有什么意外,就是拼尽性命也要这个宙斯好看。

但出人意料的是,宙斯答应了让他们和修普诺斯见面。他带路到自己的寝宫,修普诺斯正坐在案前看着文书。他以为是宙斯又回来了:“陛下今日怎么回来这么早?”边问边放下手中的笔纸抬起头来,却呆住了。

“达拿你怎么来了?”修普诺斯觉得好震惊却又好欣慰。这么长时间他一直在想念家人,以为自己可能永远也见不到他们了,没想到今天达拿居然来了。他还以为…还以为就算来了宙斯也不会让他们见自己。他有些感激地看向宙斯,却见到他身边另一个黑袍的男人,冰冷地站在一边看着他们。

“达拿!”修普诺斯暗暗地拉了下弟弟的衣服,“这位莫不是冥王?”虽然周围缠绕着阴暗的神力,但是修普也不敢断定那人就是冥界之主,弟弟竟有这么大的本事说服冥王前来?

修普诺斯朝着哈迪斯点头致意。真不愧是冥界的统治者。身上浓重的死亡气息显示着他不凡的实力,修普诺斯想,他应该是可以和宙斯相抗衡的吧。

“咳咳!”宙斯重重地哼了声,打断了修普诺斯看着哈迪斯的眼神,他可不爽他在场的时候修普诺斯居然把注意力放在别的男人身上。

“人你们也看到了吧。”他看着自己的大哥,“要不要检查一下是不是毫发无伤?”他不耐烦地问,早知道他们要粘糊这么久,就不让他们进来了。

宙斯的话提醒了达拿都斯,他扶着哥哥的肩膀,严肃地问道:“哥哥,和我们走吧?”

是要离开这里么?修普诺斯楞住了。确实,刚开始他每日都想着如何离开这个囚禁他的地方,如何远离阴晴不定的宙斯。可是渐渐地他发现宙斯人后不寻常的一面。他发现,宙斯其实是个值得追随的好君主,他勤政努力,即使是身负着天界这个巨大的负担,他仍然亲力亲为每一件事,把奥林匹斯治理得井井有条。这些日子他与宙斯一同批阅政文,谈说政局,也被他的见解、他的文采、他的幽默、他的体贴所折服。他甚至觉得就这么留在宙斯的身边做他的下属也是桩美好的事。可是如今弟弟要他离开这里,不得不说,他有些舍不得。

达拿都斯看出了哥哥的迟疑,想到他如今在天界生活的也不错,宙斯也没有为难他,甚至还待他如同最重要的下属,其实心里的结也放下了。虽然他想要哥哥和他一起回去,这样兄弟两个就可以愉快地生活在一起,但是哥哥如果不愿意离开,那他也不能勉强啊。

“哥哥就按照自己的意愿决定吧!达拿无意为难哥哥,如果觉得快乐就留下来吧。如果你不想待下去了,就来冥界。”达拿都斯象征性地朝着宙斯的方向努了努嘴。

宙斯心想,是不是自己上次放过他让他觉得太容易了,这个死神居然次次对着自己如此放肆,要不是看在修普诺斯和哈迪斯的份上,自己早就想让他吃点苦头了。不过他这般不害怕自己倒也难得。哎,这兄弟两个都是人才啊。修普诺斯的迟疑让他的心情莫名地好了起来,他决定不去追究这个小死神的种种放肆行为。

宙斯提议,他这几日一直想着修普诺斯关于三界交好的建议,如今大哥也在这里,兄弟两个好不容易聚在一起,不如好好地斟酌一番这件事。

“也好,我们兄弟已很久没好好聚一聚了。”对于宙斯的邀请,哈迪斯有点意外,他们兄弟之间虽然不至于反睦,但手足情却是淡薄得很,平常也只是各自为政,别说聚首一堂,就是连见面和谈话的机会也少得很。在他心中,宙斯并不太在意自己这个大哥,更不会主动邀约,今天他一反常态,实在令哈迪斯惊讶不已,也许被他的真诚打动了,于是不假思索答应了。

这是兄弟难得重聚的时刻,听取了修普诺斯的意见,宙斯决意要与兄长修好关系,主动打开了话匣子,谈起了这些年来的生活,还有分享了种种治国的经验,最后更达成了天界冥界要齐心对抗外敌的协议,可谓收获甚丰。而达拿都斯和修普诺斯也抓紧了这个难得机会畅谈一番,道尽了离别后的种种。两对兄弟都各得其所,渡过了愉快温馨的一天。

“哥哥,我们回冥界了,你要好好保重啊!那个混蛋宙斯欺负你的话,就立即去冥界,哈迪斯和我都随时欢迎你来的。"

竟然当着神王的面骂他混蛋啊!他这个弟弟真是…不过,这才是达拿都斯的真性情呢!只是,这种直率的性格若触怒了宙斯该怎么办呢?修普诺斯无奈的笑笑,向宙斯看了看,见他并没有动怒,这才放下心来。

以前总觉得他是个霸道专横的人,相处久了他才发现,这一位神王的心胸,远远比自己想象中广阔呢!也只有这种气度,才能当上权倾天下的众神之王吧!

送别了哈迪斯和达拿都斯,宙斯和修普诺斯如常在就寝前交谈了一会,他们谈天的内容可说上至天文,下至地理,无所不谈。在这奥林匹斯里,能有这样的才情和见识,跟自己畅快的谈天说地的人,恐怕只是寥寥无几罢了。不知从何时开始,能与修普诺斯一起工作,一起生活,宙斯已当作是理所当然的事。若修普诺斯真的跟达拿都斯离去了,自己一定会很不习惯,甚至会感到很孤单落寞吧!

虽然表面上故作大方,让修普诺斯自由决定去留,可是,在修普诺斯表示愿意留下的时候,自己真的有松一口气的感觉呢!其实,他是很在意,也很渴望他能够继续与自己一起吧!不过,修普诺斯的决定真的令他出乎意料,喜出望外。自己毫无道理的禁锢着他,折断了他的翅膀,实在是过份了,可是,他却没有因此恨自己,甚至还尽心尽力的协助处理政务,还心甘情愿放弃了重获自由的机会,由此可见,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已是非比寻常,说不定,他的心意也是跟自己一样呢!

在今天之前,宙斯只知道,能和修普诺斯一起,的确为自己平淡刻板的生活,增添了不少色彩。这位性格倔强,但却精明能干,心思细密的睡神,就如甘露一样滋润了他枯燥无味的生命。而在今天,当真正要面对他要离自己而去时,他才发现,原来他对自己是那么重要,原来自己一直对他那么依赖,甚至,自己对他的那一份微妙情愫,原来竟然是爱情!

是的!他终于明白了!这一种情意,才是真正的爱情!从前与那些男神女神的,全都只是逢场作戏,只是为了排解苦闷而寻欢作乐罢了,只有待他,才是真真正正的认真!才是发自内心的真爱!

原来,出了名四处留情,风流成性的他,到了此刻,才第一次尝到爱情真正的滋味!

他向来是个敢爱敢恨,只要喜欢便会坦白说出,从不会逃避退缩的人。而当他发现修普诺斯也可能跟自己一样,对自己心存好感时,他更不会犹豫,更会大胆的表白出心中情意!

“修普!"立下了决定,他马上将之付诸实行,就在修普诺斯正在梳洗准备就寝时,他轻轻叫住了他:”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。"

“陛下,有什么事?"修普诺斯见平日总爱嘻皮笑脸的他,现在竟是一脸凝重的看着自己,不禁担忧发生了何事。

“或许,我给你的印象,就是那种用情不专,风流成性,不值得付托终生的坏男人,可是,今次我是很认真的!我可以跟你起誓,这一次,我并不是玩弄感情,我是真正的爱上了。"宙斯的目光渐渐温柔下来:”我想跟你说,修普,我真真正正爱上一个人了,那个人,就是你!"

修普诺斯瞪大了眼睛,不能置信的听着他的表白,完全愕然不知如何反应了。这位和无数女子相好的神王,竟然说真心爱上自己了?

“陛下…这个…"他欲言又止,茫然失措:”您不是早已心有所属,儿女成群吗…臣只是一个平凡男人,又怎值得您的青睐?"

“值得!绝对值得!"宙斯铿然答道:”是的,在我身边的女伴的确不少,可是,我却从来没有对你那样的感觉。只有对你,才是真正的爱情!"

修普诺斯苦笑了,他只是在欺骗自己吧?谁能保证,自己跟那些被他玩弄的女子没有不同呢?同一番的表白,或许他早已在无数个女神面前说过不知多少遍了。

“修普,请你相信我,我是认真的!"看到他迟疑的样子,宙斯不禁痛恨自己,谁叫他以前总是用情不专呢?现在即使信誓旦旦表达真心,也难以令人信服了。

“陛下,您已是有妻室之人了,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男人,又怎可抛弃糟糠,置子女感受于不顾?"修普诺斯摇了摇头:”臣不想做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,更不想陛下因为臣成为不义不忠,遭人话柄的人啊!"

的确,即使自己对他有多大好感,修普诺斯也接受不了他为自己而放弃家庭,更接受不了自己成为夺人所爱的卑鄙小人,这是男子汉大丈夫绝不可为的!

“我明白了。"这样的拒绝已十分明显,也没有转弯的余地了,宙斯不禁有点失落。可是,他绝不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!他今天不信自己也不打紧,自己会用行动来告诉他,今次是发自真心的!

发表回复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.

*
*
You may use these <abbr title="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">HTML</abbr>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