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评价莱斯特城夺得 15-16 赛季英超冠军?

我要是亮出自己隐藏了20年的莱斯特城球迷的身份,你们一定以为这是个老掉牙的哏。

就好像有人问:1赔5000的彩票意味着什么?你们会语重心长地告诉他:这意味着如果你押了一百块钱,等到赛季结束的时候,你就会……没了一百块钱。

事实上,早在去年春天,莱斯特城已经表现出了发挥稳定的特点。他们稳稳将倒数第一保持了140天,降级似无悬念。毕竟长达十年没踢过英超了,谁会期待这样一匹升班马,能像1977年的诺丁汉森林,或者1998年的凯泽斯劳滕那样,上演一出丝逆袭的好戏呢?博彩公司给出的可能性是:1赔5000。

如今从倒数第一到英超冠军,隐藏了20年的莱斯特城球迷们纷纷亮出身份,纷纷传唱着这样的过往:

将这群曾经的卢瑟们集合在一起的,是辗转更换了16份工作,却从未染指过联赛冠军,人称“补锅匠”的备胎型主教练——拉涅利。

因为在我不可磨灭的记忆中,曾经有这样一群追风少年:每天放学之后,他们都身着莱斯特城的盗版球衣,在夕阳下不知疲倦地奔跑。

球队的门将叫顾肥,主要的技术特点是:长得很肥。每当他跃起扑救的时候,世界仿佛就此静止,所有人都在等待顾肥撞击地球的那一声巨响。无论有没有扑到皮球,顾肥一定会顺势滚上两圈,以示职业。但外行都以为他痛得打滚。记得有次雨战,顾肥兴风作浪,导致对方前锋根本找不着球门。有个前锋上前质问:你是来踢球的,还是来洗澡的?

比顾肥还要肥的是我们的队长河马,他就像长在顾肥面前的一堵墙。无论对方以何种姿势攻过来,他总是一个大脚,要么把球踢走,要么把人踢走。在河马战斗过的地方,待到尾气散尽,我们往往会找到对方的尸体,以及五米外的一只球鞋。江湖朋友赠一雅号:球鞋粉碎机。

与河马搭档中卫的是一位姓方的同学,大伙叫他方脑壳。方脑壳热衷于争抢头球,只因教练告诉他要学会用脑子踢球。由于神经迟钝,方脑壳似乎感受不到紧张与疼痛,即使在争抢头球时与河马撞出了火花,他也表示感觉良好。我怀疑其智力就是在那个时候受到了重创。方脑壳为球队采购回来的桑普多利亚队球衣,让大家觉得已经超出了盗版的范畴…… 蓝色是没错,可为什么胸前还印着一只狐狸?

负责在河马和方脑壳前方扫荡的,是我队铁腰——快传。快传之所以叫快传,是因为球一到他脚下,大家都会呼唤这个名字。然而快传并不理会,他酷爱表演罗纳尔多的“大钟摆”过人,尽管远远望去好像癫痫发作。快传在球场上的覆盖面积极大,有“进攻终结者”之称,无论是对方在进攻,还是本方在进攻。他的足球哲学是:趟大当过人,停大当射门;至于传球,也并非不可以考虑,只是究竟传给了谁,还得看缘分。

作为高位逼抢时代的最后一位古典型前腰,我的技术特点就两个字:优雅。正所谓,防守靠眼神,进攻靠嘴唇,大多数时间都站在中场瞎 BB,人称中场指挥官。我特别擅长从密集的人群中塞出一记致命直传,所以每逢对方回防不到位,都十分担忧。必须等他们把防线布好之后,我才能把情况简化为一个自己处理过的模型。

我助攻的对象通常是火柴哥。火柴哥出身贫寒,小时候买不起足球,揉了旧报纸就是耐克,捡了易拉罐就是阿迪达斯。辍学之后,他将头发染成了红色,在野球场上辨识度极高,可以说是我人生中见识的第一代杀马特。火柴哥的技术特长是跳水,尤其在对方禁区里,姿态优美,演技逼人,动不动就是反身翻腾三周半抱膝,难度系数3.1415926……

球队的主教练少年脱发,聪明绝顶,大家都叫他隆巴多。他时常对火柴哥的射门质量表示不满,口头禅是:老子给你示范一下。于是我们有机会见到隆巴多拔脚怒射,皮球划出一道美妙的弧线,直接砸倒角旗。然后隆巴多就会回过头来说:Look,刚才你就是这么射的!

我们之所以没有弹劾隆巴多,纯粹是因为他自掏腰包购置了一种名叫火车头牌的足球。作为主教练,隆巴多最常见的训话是:火车跑得快,全靠头来带。在他的带领下,火车出轨是早晚的事情。直至长大后我才知道:原来真正的主教练是会布置战术的!而隆巴多在中场休息时从不干涉我们“全攻全守”的踢法,即使仅仅完成了前面一半。他只会挥舞着拳头说:来来来,跟我一起喊,加油!加油!加油!

那是莱斯特城九线预备队的黄金时代。那个年代如此清新脱俗,每个人的眼神都积极向上,不会一起低下头去玩手机。大家都自以为穿着桑普多利亚的球衣,肆意地躺在草坪上,大口喝着可乐,仰望晚霞夕阳。年轻时候的我们,总是向往着头顶无垠的天空;殊不知竟有一天,会如此强烈地思念那片大地。

就在今天,不再年轻的小舒梅切尔终于捧起奖杯,正式走出了父亲的阴影。老舒梅切尔甚至将推特签名更改为:英超冠军之父。而在遥远的东方,一次追缉任务中,曾经的守门员顾肥将逃犯扑倒,并顺势滚上了两圈,以示职业。逃犯被严重压伤,全程被镜头记录。完全凭借自身的努力,顾肥被破格提拔为我市最年轻的公安局副局长。在这次晋升过程中,他的父亲顾市长没有讲话,只留下了一个富态的身影。

如今的摩根壮而不肥,如今的胡特大而不笨,他们就像两道1米9的铁闸,坚不可摧。河马见到摩根,仿佛见到了平行世界的自己,他忍不住把大家邀约回久违的绿茵场。可万万没想到,这一次身躯的缓缓倒下,就像一堵墙永远的坍塌,河马已经胖到无法自己再站立起来…… 他的搭档方脑壳像往常一样伸出了援手,然而他不仅没能拉起河马,反而被河马拽下地去,两个脑残志坚的头颅再一次撞出了火花。

出身于第八级别业余联赛的坎特,终于被封神为“新马克莱莱”,遭到各大豪门哄抢。遥想快传当年,奔跑能力不逊坎特,他的梦想是带领中国队踢出亚洲,走向世界。不过中国队没能踢出亚洲,快传自己倒先被踢出了家门。他爹对着他的就是一脚:足球?足球能当饭吃吗?如今的快传在一家小饭馆里当厨师,毕竟这是一份能当饭吃的职业。

也走上了人生巅峰,正在准备出版自己的绿茵回忆录——《两腿之间》。只见他身穿一套888元限量版球衣,脚蹬一双金黄色的最新款刺客,全副护腕护膝护腿板武装到牙齿,出场时还牵了一个球童亮瞎众人狗眼!不料十分钟后体力耗尽,开始坐到场边玩发微博……

小混混瓦尔迪一季成名,不仅入选了国家队,还跻身为英超金靴的有力争夺者;火柴哥辍学后也跟瓦尔迪一样,走上了杀马特的野球之路。瓦尔迪在碳纤维厂当过工人,火柴哥也在加油站当上了工人。哥俩年龄相仿,风格相近,都怀抱着对足球无比的热爱,最后一个得了冠军,一个得了冠状沟溃疡。

在积分一直领先到四月份之后,从未尝过冠军滋味的拉涅利默默地装了个逼,他宣布:我们终于保级成功了!而曾经的主教练隆巴多,此时已在母校当上了班主任。他的学生常常被罚站写检讨,罪名是:擅自在足球场上踢足球。在莱斯特城夺冠的这个周末,隆巴多正在给学生补课。他挥舞着拳头说:距离高考只有一个月了!来来来,跟我一起喊,加油!加油!加油!

我们曾经分别是曼联、利物浦、切尔西、阿森纳的拥趸。然而在这样一个赛季,我们不约而同地支持着莱斯特城。我们非常清楚,当我们支持莱斯特城时,我们在支持什么。遗憾的是,我再也找不到那件莱斯特城的盗版球衣。正如我再也找不回的,那隐藏20年的莱斯特城球迷的身份。

发表回复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.

*
*
You may use these <abbr title="HyperText Markup Language">HTML</abbr> tags and attributes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